/ EN
0755-83044319

资讯中心

information centre
资讯中心
首页 -资讯中心 -其他 -2021,我在深圳卖芯片,半年挣了几千万(一)

2021,我在深圳卖芯片,半年挣了几千万(一)

发布时间:2022-03-17作者来源:萨科微浏览:463

在这场芯片短缺背后,华强北赚了个盆满钵满。


  华强北从来不缺生意。  
                从2020年芯片紧缺开始,芯片价格普遍上涨了5倍、10倍,部分芯片的单价涨到数千、上万元人民币,甚至有价无货。  
  汽车、消费电子、医疗等对芯片有需求的行业告急,家电涨价、显卡难求、车厂减产消息频出。  
  作为全国——乃至全球——消费电子市场最前线,深圳华强北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行业精英,它们有着最敏锐的商业嗅觉、最迅速的市场反应、最毒辣的出手时机与胆量。  
  在这场因疫情爆发而引发的旷日持久的全球「缺芯」热潮之下,倒卖芯片,成了最赚钱的生意。  
  在华强北集成电路半导体元器件市场,楼里是或大或小的单间,最小的店铺门面不足1米宽。在它们中间,有芯片现货商仅靠一单生意挣的钱,就在深圳买下了一套房;有90后销售专员今年3月才选择辞职单干,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挣了上千万元;还有大专毕业的销售专员,工资从几千块飙升到了30万。  
  鱼龙混杂的华强北市场,上演了一幕幕高度戏剧性的场景:有人从海外进口整货柜的“盲盒”,企图从中拆分出尚能使用的芯片来售卖;有人通过快艇走私芯片,穿梭于深圳、香港的码头之间;甚至有消费电子公司因为买不齐产品零部件,被迫出售所备原料,却阴差阳错地大发了一笔横财......  
 

赛格大厦内部图片


   

01

在华强北,不要货比三家
 
  自从第一批疫后复工开始,芯片短缺现象就已存在。近两年来,德州仪器、意法半导体、英飞凌、恩智浦等各大国际品牌的多款芯片都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形,哪怕是有资质的代理商,也很难找到相关芯片。  
  但在华强北市场,你什么都可以买到。  
 

华强北电子世界A座


  在芯片分销体系里,芯片原厂会将芯片交由代理商在全球范围内销售。知名的芯片公司,多选择和艾睿、安富利、大联大这样的全球知名代理公司合作,华强北的中小经销商并不具备这一资质,他们只能拿到少量国外小众品牌的代理权,且部分芯片原厂禁止代理商将芯片卖给华强北这边的经销商。  
  现实是,华强北有大量出自原厂的芯片。  
  根据艾瑞一份内部报告,目前缺货最严重的是TI、ST、英飞凌和NXP,其中,MCU(单片机,集成了处理器、储存器等功能的集成芯片)、电源管理芯片(控制电源开关)、CPU/GPU(处理器)、显示/驱动芯片(显示屏幕)、MOSFET(放大电路或开关电路)和存储芯片(存储数据)都很难买到,从主控芯片到周围芯片都缺货严重。  
  当36氪就目前市面上最紧缺的几款芯片咨询华强北店铺的现货商时,一位华强北市场的小伙子告诉36氪,“你想要什么货,加微信,我帮你找”。  
    赛格电子大厦门面店铺,华强电子市场和赛格电子大厦都属于华强北市场  
  而另一位华强北某二极管现货商则好心劝告,“在华强北,不要货比三家,你知道得越清楚,付出的代价越大”。  
  ——华强北经销商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问的人越多,报价越高。  
  华强北贸易商曾原告诉36氪,市面上问这款芯片的人越多,经销商就越能感知到热度,可能对上一个询价者的报价是10元,下一个就会涨到20元、40元。  
  所以,华强北对稀缺芯片给出的报价也越来越高,如ST 003芯片在2018年那次芯片短缺热潮时也才仅涨到3元,今年已经涨到了10元;NXP某芯片单价更是从10元涨到300元人民币;TI的947芯片甚至从20、30元涨到了1000多元;就连部分品牌的二三极管,都从2、3毛涨到了5、6元。  
  在华强北,某种类型的芯片通常集中在一批熟识的人手中,这为他们炒价提供了便利。有的经销商挣到钱后,会拉亲戚、朋友入行,关系甚笃;有的则是大家卖同一个品牌的芯片,经常一起买货,因为代理商通常50万块芯片(500K)起步出货,一批芯片的价格在几千万到上亿元人民币不等,一个经销商很难吃下一整批货。  
  当市场出现紧缺后,掌握同类芯片的现货商会凑在一起,拉一个微信群,每天在群里统一一下次日的芯片价格,如“明天我们统一报价50元,低于50元不要出”,将芯片产品价格抬高。  
  在这种模式下,哪怕不紧缺的芯片,价格也会被炒高。  
  即便上游晶圆厂产能紧缺问题缓解,恢复出货节奏后,由于关系网缘故,新流向市场的货仍会到达这批人手中,如36氪看到,经销商的微信上每天都可以收到当下可拿芯片的型号信息,其中就包括从20元涨到1000多元的TI 947芯片,且拿货价比市场价低10个利润点。  
  贸易商王泓告诉36氪,“只要看到有芯片上游原材料供应尚未恢复,或者工厂发生自然灾害,官网对外公布的交货周期延长的,经销商就会自动囤货、炒价。目前,部分进口芯片的某些型号交期已经从8-10周变为52周,甚至更长。”  
    华强北IC人的朋友圈曾被这样一张吐槽Microchip芯片交期长达54周的“神图”刷屏  
  此外,一旦经销商发现市面上只有自己有某款芯片的库存时,就会立刻停止出货,囤起来,等着将芯片卖出个好价格。  
  市面上甚至有专门帮助经销商判断库存的工具。采访当天,王泓正为客户找货,他在某华强北现货商手上找到了货源,当时这位现货商报价数十美金,这已经是一个不低的数字,但当该现货商发现整个市场只有自己还有这种芯片后,立刻改口说“没货了”,然后过几天以一个更高的价格对外出售。  
  囤货居奇,稀有才能卖出更好的价格。  
  赶上了这波芯片紧缺潮的华强北半导体现货商,迅速积累大量资产,一夜暴富的例子不在少数。  
  TI芯片从几十涨到1万元1颗后,一位囤有2000颗该芯片的现货商,一下子从拥有一堆卖不出去的芯片,到拥有2000万资产。这批芯片卖出后,他用现金在深圳荔香公园附近买了一套房;  
  一位喜欢研究大数据的97年采购专员,2021年3月才辞职,不到半年时间已经单枪匹马挣了几百万;  
  也有从10几岁就来华强北打拼的90后老板,2021年上半年挣了几千万,在深圳买了车子、房子、办公室……  
  曾原告诉36氪,因为销售会按销售额收取提成,就连他们公司大专毕业、月薪几千的业务员,近期工资都普遍超过十万月薪,甚至有人能拿到二三十万。  
  现在,曾原最担心的事情是,一旦手下的伙计都掌握了信息源,还完成了财富积累,未来可能会出来单干。  
 

华强北业务员送货


  这样的故事在华强北屡屡上演,刺激着更多人入场。有钱的就现货商自己干;没钱的,有人用房子抵押贷款,有人找自己做生意的父亲借钱囤货,也有人找外部投资。  
  如华强北一对80后姐妹花,她们个人能力很强,手上有大量客户源,但没有钱,就向潮汕老家一位石油大佬争取了投资。不出一分钱,这对姐妹花不仅可以拿这笔生意的分红,还可以拿销售成单的提成奖。  
  半导体行业人士苏哲告诉36氪,去年9月,他的几位朋友凑了300万去深圳囤货,到现在已经挣了1000多万。  
  整个华强北被笼罩着一层财富色彩,这里有一夜暴富的故事,有戏剧性的扭转,也有揭开芯片疯狂涨价原因的密码。
 


下接:2021,我在深圳卖芯片,半年挣了几千万(二)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商业洞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萨科微及行业观点,只为转载与分享,支持保护知识产权,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公司电话:+86-0755-83044319
传真/FAX:+86-0755-83975897
邮箱:1615456225@qq.com
QQ:3518641314 李经理  

QQ:332496225   丘经理

地址:深圳市龙华新区民治大道1079号展滔科技大厦C座809室

服务热线

0755-83044319

霍尔元件咨询

肖特基二极管咨询

TVS/ESD咨询

获取产品资料

客服微信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