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0755-83044319

专家专栏

Expert column
专家专栏
首页 -专家专栏 -其他专家 -高峰:“帮别人就是帮自己”,遍历产业链之后,以投资赋能中国半导体

高峰:“帮别人就是帮自己”,遍历产业链之后,以投资赋能中国半导体

发布时间:2022-04-02作者来源:萨科微浏览:913

高峰,清华大学半导体学士,中国微电子研究所微电子学硕士。 自30年前毕业以来,他一直坚守在半导体的岗位上。 曾就职于中科院微电子实验室、特许半导体、台积电美国、PDF Solutions、华虹NEC、Intergreen Chip。 2017年加入石溪资本进行转型投资。 资本合伙人。 我们参与了40多个投资项目,包括整个半导体产业链,从IP、EDA、材料到设计、封装和测试。 

image.png

图示:高峰

(集微网报道,文/清泉)有些转折,是人生必经的磨练;而这些磨练,又是破茧蜕变的关键。这对于做过IC设计、管过晶圆厂、干过咨询、创过业的高峰来说,或许更有不一样的感悟。在职业经历百转千回覆盖了半导体领域的几乎所有关键链条之后,又好似百炼成钢,高峰再次躬身力行,以自己的专业、经验和智慧帮助半导体领域的创业者,赋能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

高峰的人生之路充满诸多“机缘巧合”,曾经一心想考中专来实现农转非,后来却上了清华大学;“偶然”被分到半导体专业,又在毕业时没有机会考研却“意外”获得读研资格;进入中科院微电子所继续深造,获得赴韩国学习的机会,进而打开先进半导体世界的大门。之后的工作中,高峰在特许半导体、台积电、华虹NEC等行业顶尖企业中埋头积累,从技术研发到市场销售,“玩转”半导体全产业链之后,高峰再一次“邂逅”投资领域,转型成为半导体产业投资人,在时下如火如荼的国内半导体产业浪潮中,选择又一次挺立潮头。

看似一连串儿的“机缘巧合”,实则“努力结硕果”,“没有机会,自己要主动进攻,创造机会;要不断学习,不断挑战,拓宽自己的边界。”回顾过往,高峰深有体悟的表示。

本打算上中专,却误打误撞考入清华半导体专业

高峰出生在安徽阜阳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民办教师,对孩子的朴素要求就是能多读点书。

阜阳地处淮北平原,历史悠久,是管仲、鲍叔牙、吕蒙、刘福通的故里,晏殊、欧阳修、苏轼等曾先后在此为官。但所属人口大省安徽,这里的学子们面临着巨大的高考压力。

“我们那时候的标准是能考上中专、大专都已经算很好的了,作为农村孩子则要早点工作解决家庭负担。”回忆起这段历程时高峰深有感怀。因此,当高峰在中考时取得全县第二名的好成绩时,由于担心上高中可能考不上大学,一度想放弃高中直接读中专。他当时的化学老师也是高峰的表哥觉得甚为可惜,极力鼓励高峰去读高中,还去做他父母的工作,最后终于成为高峰命运转折的第一个“推手”。高峰也由此选择了阜阳一中,人生道路迎来了一个全新的转折。

在高中读书期间,高峰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对未来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其实并没有清晰的认知。就在高考填报志愿时,高峰当时的物理老师向他推荐了无线电专业。因此,在1985年,高峰误打误撞地考入了清华大学无线电系(1989年改为电子工程系),韦尔半导体虞仁荣、兆易创新舒清明、卓胜微冯晨晖、格科微赵立新、燧原科技赵立东等这些日后名声鹊起、在国内半导体业江湖纵横捭阖的人物都是他的同班同学,他们这个班也成为后来为中国半导体产业贡献数十位领军人才的神奇的EE85级。

image.png

图示:大学时的高峰

当年的清华无线电系在大一时不分专业,而到大二分专业时,高峰被分到了当时相对比较冷门的半导体器件物理专业。 “那时国内半导体产业发展落后,对半导体也不了解。一听说是半导体时,第一反应以为就是学装收音机的。” 高峰笑着提到。虽然对这个专业不了解,但高峰心态非常好,既来之则安之,于是全力投入到半导体物理器件专业的学习中。

回忆当年的学习生活,高峰谈道:“当时要做二极管,没有多少自动化设备可用,每一步都要自己设计:用刻红膜来制作掩膜板,什么地方透光,什么地方不透光,都是手工刻制;去掉光刻胶要用酸清洗,酸的配比、清洗步骤、炉子的温度怎么调,都要自己亲自动手摸索。”虽然当年制作出的成品水平不一,但在亲自动手实践的学习过程,让他对半导体整个工艺流程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掌握。

image.png

图示:高峰(右一)在清华微电子所实习时刻红膜(手工制作掩膜板)

按规划,高峰本想本科后继续考研究生,没想到的是1989年大四(当时清华本科是五年制)那年遭遇了一场风波,学生不能自主报考研究生,高峰考研的规划只能搁浅,他提前回到老家,准备在安徽找工作。

当时是麦收时节,高峰正帮父母在田地里收麦子,突然收到一份来自北京的电报,让他回去选报研究生。原来,当年虽然不能自主报考,但研究生招生仍在继续,并根据本科成绩择优录取。由于大学四年成绩优异,高峰“恰巧”获得中科院读研资格,从而得以继续深造,进入中科院攻读专用集成电路设计方向的研究生,这让高峰从半导体物理器件的攻坚中又转而深入到IC设计领域,对半导体知识的扩展有了更深一步的探索。

就这样,在初中和高中两位老师的指引下,在大学的一次偶然分班下,高峰一路误打误撞,一路亦全力以赴,得以在半导体专业打下了坚实的知识基础。

从韩国、新加坡到美国,学到先进半导体技术与管理理念

读研期间,高峰获得了一次赴韩国交流学习的机会。1992年底,来到韩国亚南电子株式会社学习IC设计,当时使用的设计工具是COMPASS软件,而彼时国内市场根本看不到这样的设计工具,这让高峰大开眼界。

这段学习经历让高峰开拓了视野,用他的话说“长了见识”,深刻体会到国外半导体发展的领先性,以及半导体先进技术应用在生活中的神奇体验。毕业后,高峰曾经想从事半导体设计工作,但综合考评后发现,设计需要的EDA工具很昂贵,人才更昂贵,设计出来流片生产的费用堪比天价,而代工厂的选择更是少之又少。

为此,高峰萌生了再到国外继续深造的想法。在中科院微电子所工作了一年多后,1994年9月,他加入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公司。

新加坡特许半导体(美国德州仪器与新加坡联合成立,后被格罗方德收购)是当时业界冉冉升起的半导体代工新星。

无论是新加坡政府还是晶圆厂管理层,都对人才非常重视。在特许半导体,高峰最初在研发部门,从器件模型做起,后来转做PIE工艺整合,涉及到当时的几代先进工艺制程,例如:0.5微米、0.35微米、0.25/0.22微米、0.18微米制程。但当时,特许半导体内部存在一个问题,即:研发部门与生产工厂之间脱节,出现问题时双方互相指责推诿。为此,公司安排高峰带领研发团队进驻工厂,实地体验研发与量产之间的不匹配问题,并且顺利消除了两者之间的脱节。高峰的能力也得到了领导的赏识,随即高峰被任命为特许三厂部门经理,负责产品量产及良率提升。

后来,特许半导体成功上市,成为当时继台积电、联电之后全球第三大芯片制造企业。对于如日中天的台积电,此时的高峰也十分向往,很渴望能进入到全球第一的代工厂去学习更先进的技术及管理。

于是,在特许半导体工作7年后,高峰于2001年加盟了台积电在美国华盛顿州的一家8英寸晶圆厂WaferTech LLC(在20多年前,8英寸晶圆厂是当时非常先进的晶圆厂)。

在WaferTech的工作让高峰大开眼界,最让他体会深刻的是台积电完善的良率提升与品质管理体系。例如,在台积电高效的知识分享系统内,只需要输入关键词,就可以查找到所有与之相关的问题、文档以及解决方案。这对于有多个晶圆厂同时运营的企业,可以很好地解决各个晶圆厂各自为政的问题,避免出现故障各自重头再来的低效状况。

完善的流程管理、先进的技术实力保证了产品良率,高峰当时负责的项目是0.15微米工艺的技术转移,第一次转移就实现了95%的良率。台积电这种品质管理、良率提升的体系切实保证了对大客户的服务支持,例如,当时决定将英伟达GPU的生产从台积电总部迁移到其美国工厂,这套体系就保证了快速成功技术转移。

在良率提升方面积累到丰富经验之后,高峰进入位于加州的美国PDF Solutions 公司。PDF Solutions 是一家半导体良率提升解决方案商,包括半导体良率提升的咨询业务,有一套基于模型与数据的良率测试分析系统。团队中有很多数据分析、统计专家,但真正懂工艺的并不多。PDF Solutions当时的一个服务项目是索尼PlayStation2游戏机里的芯片生产,由于采用嵌入式DRAM存储器等复杂的设计,生产良率很低。为此,懂工艺又懂器件的高峰被委以重任,派往日本,帮助索尼提升良率,之后高峰还帮助东芝提升产品良率。有意思的是,在PDF Solutions 工作期间,高峰还曾帮助老东家台积电提升当时全球第一个90nm工艺产线良率。

从新加坡到美国,再到日本,10年间,高峰的足迹遍及全球及各大半导体先进企业,在半导体生产及良率提升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让他回国大展身手变得水到渠成。

从工程师、市场销售到创业公司CEO,职场边界不断拓宽

2000年6月,国务院颁布《鼓励软件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简称18号文),国家批准了一批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化基地,沉寂了十几年的半导体产业终于见到了曙光,迎来了快速发展期的起步阶段。

 “当时觉得,真正的半导体制造业应该在大陆,机会在中国。” 2004年,高峰毅然回国加入华虹NEC,从最初的工程一部部长、工程部主管做起, 一直晋升到晶圆厂厂长。

而这些岗位,基本上是延续技术路线。由于高峰先后曾在多家国际半导体公司工作过,具有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的丰富阅历,公司委任高峰负责市场销售工作。

考虑到之前一直专注于技术领域,现在却要转型做公司技术规划、市场宣传开拓、客户挖掘等涉及与客户面对面,需要经常商务谈判、展会演讲的工作,工程师思维的高峰一度想打退堂鼓。

“就你最合适,我们不从外面找市场的人。”领导却坚定地认为,高峰既懂技术,又懂工厂,做过咨询,了解各大厂商情况,有丰富的同学和朋友资源。于是,高峰“被迫”上任华虹NEC市场销售副总。

虽然是又一次的“机缘巧合”,但转型做市场销售的高峰不断学习、不断克服挑战,最终完成了华丽“转身”,在这个岗位上做得风生水起。

之前销售人员拜访客户,需要带上一队人马,出现问题要咨询技术人员,寻求工厂的协同支持等,需要多次开会商定,效率很低。而高峰则可以连订单加技术问题一并解决,给工厂带来了全新的销售模式。

这次被动转型,不仅激活了原来的积累,也让高峰开始思考企业发展战略:“我明年做什么,后年做什么,缺什么人、有多少钱做什么事儿,现在的竞争对手什么情况,差异化在哪里,我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正是这样的历练和思考,让他敏锐地发现当年代工市场发展的未来趋势,为华虹NEC的工艺升级选择了正确道路并打下坚实基础。

image.png

图示:2011年第一季华虹NEC出货创历史新高庆祝活动,高峰(左一)时任市场销售副总

当时,在标准CMOS工艺领域华虹NEC难以与几家头部代工厂竞争,高峰决定华虹NEC的市场发展方向要走定制化、差异化路线,用8英寸晶圆厂生产分立器件。彼时,这项业务主要由IDM厂商来做,为了建立起差异化产线,不惜加大研发,投入更多技术力量,绕开IDM厂商的1000多项专利,使华虹NEC成为当时第一家生产分立器件的8英寸代工厂。随即高峰又组织跨部门团队研发出更高端的BCD工艺,使华虹NEC成为国内乃至全球为数不多的能生产IGBT、超结MOSFET、SGT等功率器件及高端BCD工艺的厂商之一。多年之后的现在,华虹NEC最赚钱的业务恰恰就是当年高峰和团队定义并全力推进发展起来的功率器件、BCD工艺。

回望这段历程,高峰认为,收获最大的是让他实现了从专注技术的工程师向擅长与人打交道的市场销售管理者转型,也为他接下来的创业打下了基础。

当年,随着创业板的开市(2009年)、国家“新18号文”的发布(2011年),国内的集成电路行业迎来快速发展期,高科技创业企业如雨后春笋开始萌发,高峰的同学中也有多个走上半导体创业之路。

时间到了2013年,在华虹NEC工作9年后,高峰选择加入大学同学新创立的英特格灵芯片公司并担任CEO,致力自主研发直流无刷电机控制与驱动芯片,填补国内空白。在当年的全国创新创业大赛中,高峰主导的英特格灵直流无刷电机控制芯片项目获得初创企业组第三名的好成绩。

image.png

图示:第二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颁奖,英特格灵获得初创组第三名,

高峰(右三)时任英特格灵CEO


从韩国、新加坡到美国、日本,再回到国内,高峰追逐着半导体发展的最前沿、最前线,完成了各产业环节的技术经验积累,也实现职场角色的顺利转换。

转型做投资,助力半导体企业茁壮成长

又一次的“机缘巧合”,高峰“邂逅”半导体投资。

2017年,兆易创新创始人朱一明邀约高峰加入一起工作,当时有两个工作方向,一是朱一明牵头合肥市和兆易创新发起建设的长鑫存储,二是兆易创新发起的产业投资平台石溪资本。在综合评估了自己的能力、精力和各方面资源下,高峰选择石溪资本,担任合伙人,专注投资服务中国半导体产业。

 “目前半导体领域,好项目不多,但钱却不少,所以好项目凭什么让你来投?”高峰一语道出关键,“这考验的是赋能的本领,要能给被投企业真正帮上忙,不光是钱的问题。”

在产业投资方面,高峰和石溪资本的合伙人们坚守三个原则:第一个是聚焦半导体领域,第二个是看不懂的不投,第三个是帮不上忙的不投,而且还要帮忙不添乱。看似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却并不容易,尤其是第三个原则。

为了真正帮到产业,在同一个细分赛道中,他们一般不会投资多家企业。他提到:“如果投多家可能最终会有一家胜出,但对于其他家而言是一种伤害。”

对待被投的半导体创业项目,高峰不仅投入资金,还帮助项目分析市场和技术上的问题,帮项目找产能、对接上下游合作关系,真正做到了对接优势资源、打通供需链接。坚守这个底线,逐步建立了正反馈后,反而会有很多项目主动找过来。

有一家原来做面板相关业务的创始人准备将公司经营业务切入半导体领域,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就去咨询朋友,朋友告诉他“去找石溪资本高峰”。就这样,这个项目负责人主动找上门来。

了解情况后,高峰对这位创始人直言:“半导体和你之前做的面板行业不一样……”但起初这个创始人并不是很乐意听,“我做生产还要你告诉我……”,但高峰还是觉得有必要告诉他。可能就是这种专业精神、坦诚布公、直言不讳,最后让高峰的石溪资本赢得了合作。这个项目负责人后来告诉高峰:“当时有很多资本都想和我合作,你们是唯一一家我主动去找的。”

在项目开始运行后,这位创始人逐渐意识到高峰的“逆耳忠言”是多么重要及时,非常感谢高峰:“确实差异很大,不像面板,坏一个像素不明显,半导体风险很大,不是凑合着能用就行,万一有风险,谁都受不了,一定要小心又小心。”高峰从公司运营到产品设定一条龙的建议,让客户心服口服。

高峰在圈内的好口碑,为他赢得了多个优秀项目,好几个案子都是在多家投资机构排队的状态下,负责人却说:“让他们(高峰团队)先挑份额,剩下的给你们,因为他们团队是真正扶持企业的。”

另一个得益于产业投资而获得快速成长的成功案例是高峰主导投资的一家CMP设备生产商。高峰介绍,晶圆制造上游的关键设备主要由国外厂商把持,国内产品要想导入主流晶圆制造产线,并非易事。当年这家CMP厂商的产品正在晶圆制造企业中试用,凭着在代工厂多年的历练,高峰能快速判断出上游设备供应商是不是靠谱、设备能不能满足晶圆厂需要、后续的供货与服务能不能到位,在高峰和石溪资本的产业投资指导和助力下,这家设备厂商的产品后来成功打入DRAM供应链,并获得可观的订单。

“帮忙不添乱、帮别人就是帮自己”,这是高峰工作30年来的一个切身体会,凭借在代工厂、咨询机构、创业公司的丰富经验和积累,高峰打下了深厚的技术、市场、人脉基础,利用这些资源,高峰在帮助企业的同时,也为石溪资本赢得了多个优质投资项目。

截至目前,石溪资本完成的投资项目近40个,按照目前的上市节奏,估计到2023年将有接近一半的企业能够上市。

谈及当前半导体领域的投资热、估值高问题,高峰认为:“适度的资本泡沫对半导体从业者是好事,大家都可以挣到钱,但过度无序化对产业将是一种伤害;对企业而言,估值太高,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最近出现一些估值数十亿的项目,高峰指出,对于创业者来说,幸福来得太快,容易信心爆棚,但估值垫高以后,为后续的融资带来困难,会将真正懂半导体能帮上忙的投资机构挡在门外。而且,一些高端芯片项目评估和试用周期较长,等到产品上市,固有的市场已被瓜分,有限的市场容量难以支撑预期的销售额,业绩无法兑现。另外,高估值下,创业者都不愿意被并购,单项冠军都向全能冠军出击,而现实是冠军只有一个,这些都是不容忽视的挑战。

“每个细分领域,假如都有两三家企业上市,那第四家、第五家其实机会就不多了。”高峰指出,“以设计企业为例,现在的2000多家设计企业(注:ICCAD 2021上,魏少军主题报告中指出2021年芯片设计企业达到2810家)最后整合到100家都算多的,我个人预判,接下来一定会有一轮收购并购潮,时间或就在未来的3至5年。” 

从对半导体一无所知,到一头扎进半导体领域,一干就是30多年,高峰对半导体产业的情结真正体现了“干一行,爱一行”的职业操守。这种产业情结甚至传递到了下一代:在高峰的潜移默化、言传身教下,两个儿子不约而同都选择了计算机和微电子领域。老大目前博士在读;老二本科在读,已获博士资格。

正如一个人有多大的格局就有多大的胸襟。有什么样的眼界和胸襟,就能看到什么样的风景。在一般人看来,高峰现在达到的高度,完全可以选择放慢节奏,但高峰却说:“半导体产业情怀让我觉得,我还没到放慢节奏的时候,中国的半导体全面自主化才刚刚起步,我们甘做垫脚石,辅助创业者和奋斗者们,让更多年轻有为的公司快速成长起来。清华有句深入人心的口号“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而工作于我是件快乐的事,我愿意与我的半导体圈的新老朋友们一起奋斗,至少要工作到80岁!”

(校对/无剑芯)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清泉”,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萨科微及行业观点,只为转载与分享,支持保护知识产权,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服务热线

0755-83044319

霍尔元件咨询

肖特基二极管咨询

TVS/ESD咨询

获取产品资料

客服微信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