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13922884048

专家专栏

Expert column
专家专栏
首页 -专家专栏 -其他专家 -随笔:半导体企业“群体创新”的未来

随笔:半导体企业“群体创新”的未来

发布时间:2022-03-28作者来源:冯锦锋博士浏览:982

我比较关心集成电路产业的诉讼。无它,主要是因为这种诉讼基本都是技术和专利侵权方面的纠纷,能从诉讼中看到技术的变迁,看到此起彼落的变化,能洞见一些产业真正的苗头。

业内经常有人会讲那句:“如果没有被国际巨头起诉过,芯片企业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真的掌握了核心技术或者核心专利。”

问题来了,核心专利有用吗?

一、核心专利有价值,特别在国际防御上

2009,泛林公司声称中微公司等离子蚀刻机侵权。中微公司充分运用自身的核心专利基础,在台湾地区高级法院连续四轮取得对泛林公司的知识产权诉讼的胜利。

2014,歌尔声学与其时全球MEMS麦克风龙头企业美国楼氏公司就相关专利诉讼达成全球性和解。这与歌尔长年专利布局息息相关,歌尔目前有3000余项MEMS相关专利。

2016,美国应用材料公司起诉中微商业机密案和解,应材在经过两年半时间的反复查证后,最终证明中微产品完全基于自有核心专利,并没有使用过应材的产品设计资料和数据。

201711月2日,美国法院同意维易科公司一项初步禁令请求,禁止SGL公司给中微公司MOCVD生产设备提供石墨盘。11月24日,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决定,否决了维易科公司关于中微专利无效的申请,确认中微起诉维易科公司专利侵权的涉案专利为有效专利。中微开发相关技术、并在一系列相关专利申请布局后数年,维易科美国公司才在美国提交了相近的专利申请,并使用于产品上,由此侵犯了中微的专利权。最终中微与维易科达成了共享专利的结果。

这些案例,都是中国企业通过核心专利积累,在面临国际同行打压时能立足脚朝前走。如果被动和解,代价往往惨痛。据媒体公开报道,2009年11月台积电诉中芯国际知识产权案签订和解协议,台积电获赔2亿美元现金和中芯国际10%股权。因此,半导体企业如能拥有核心专利,将在国际竞争中拥有极其有利的位置。

二、核心专利价值有限,特别在国内竞争中

看过好几起国内知识产权诉讼案,在判决成立的个案里,被告方往往承担数十万、最多数百万的赔偿。与之对应的,侵权专利涉及的收入往往数以亿计;如果能顺利IPO,则又是百亿市值的企业。因此,包括半导体企业在内的高科技企业,陷入知识产权纠纷的代价似乎非常小,有时候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比较有意思的是,国家近年来大力支持半导体企业上市融资,因此略有收入规模的企业都有申报IPO的资格。原告往往是在被告IPO申报材料中发现自己被侵权了,但被告又往往会声辩,那些起诉我知识产权侵权的,是故意阻击我上市,是同行恶意诉讼。结果呢,不少企业是带着知识产权诉讼顺利上市。从实践看,原告辛苦积累的核心专利,在国内市场竞争中,价值是相对有限。

三、硅谷“原始创新”时,我们在“群体创新”

为什么核心专利在国内的价值就大为削弱了呢。

因为核心专利在国内是“双刃剑”,对发明者当然意味着市场机遇,但在其它从业者角度也通过同行的核心专利发现了市场机遇。一旦有人发现了一个新的有利可图的市场,各地就会出现成百上千的竞争对手,每个人都提供原始创意的复制品,只不过稍加改动,使之“[敏感词]”,更实用或更便宜。这样数百家公司在同一个领域的从业行为,我称之为“群体创新”,某种意义上是对原创的不够敬畏和尊重。

为什么会这样的,正如前述“包括半导体企业在内的高科技企业,陷入知识产权纠纷的代价似乎非常小,有时候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这种“群体创新”会带来什么呢?它实质上打破了传统的创新依赖于保护知识产权的观念。相反,它很大程度上是默认产业界“借鉴”乃至“借用”知识产权。对于每一个“借鉴者”来说,正是因为他知道他的创意在几天内就会被数十个乃至上百个竞争者模仿,所以你需要不断改进你的创意。这能解释为什么中国在一年内能涌现出近百家共享单车创业企业。这也能解释中国有了淘宝天猫,怎么还会诞生京东和拼多多。这种“群体创新”也有良性的结果,譬如丛林里长出来了抖音,创意改进到了[敏感词],走出国门的TikTok简直无敌

“群体创新”也会导致一个负面结果,就是很难有常青树。数十亿元的中国EDA市场,创业企业30多家;10亿美元全球规模的碳化硅市场,中国创业企业数以百计。在崇尚“原始创新”的美国,没有亚马逊、谷歌、苹果、英伟达、微软、高通的竞争对手,因为没有模仿者。

MOCVD是一个过去式的好例子。2010-2011年,国内因为LED产业热,一窝蜂的上MOCVD设备研发项目。我当时在上海市战略性新兴产业主管部门做事,给上海市领导写过专报,统计分析了全国所有的MOCVD项目,稍微有名的承担单位就有15家之多,其中上海有4家;当时发现大部分单位开发的产品路线,都是“参考”美国维易科或者德国爱思强的产品架构,核心环节不但没绕开对方的专利保护,甚至有些只是简单的拆卸再组装。很庆幸后来一统中国MOCVD设备市场的是比这些企业晚两年开发的中微,中微从半导体级刻蚀机入局做LED设备,有牛刀小试的意思,使用了全新的机台结构,当然无惧美国同行的技术诉讼。想想有些后怕,如果是其他家“参考”成功并且大规模销售了,后续面对国际同行的诉讼,估计会极其艰难。

四、对“群体创新”的再定性

硅谷模式是:

 发明必须得到最严格的保护,侵权必然得到最严厉的惩罚,大家有动力去发明,因为发明之后一切延伸出来的收益都是自己的!

群体创新模式是:

新事物引发模仿,模仿引发竞争,竞争推动群体创新(一般都是见效极快的性能提升、外观改善或模式调整,而不是需要数年甚至十年以上投入的基础创新)。

群体创新,往好里说,这是一种做到[敏感词]的艺术。我们都知道日本比较擅长把事情做到[敏感词];我们还经常自卑咱们缺乏工匠精神,经常不能把事情做到[敏感词]。但我们把话题回到半导体,就需要清醒地看到,日本没有诞生硅谷。

五、“群体创新”肯定不代表未来

半导体行业有两个特点,注定我们还需要度过相当长时间的“群体创新”周期。

特点之一:半导体产业非常成熟。

从1945年计算的话,这是一个存续了近80年的产业。大部分该原创的,都被全世界创新过了,搞“原始创新”、“基础创新”非常的困难。

特点之二:我们是追赶者。

哪怕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二极管、电阻电容,上世纪80年代的模拟电路,中国在中高端领域还在高度依赖进口。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替代进口”这块巨无霸蛋糕的外层(中低端技术产品的模仿吸收消化)吃都吃不完,暂时也没有精力、可能也没有能力去考虑怎么吃到蛋糕最甜美、营养最丰富的里层

冷静面对现实。

今天无论是GPU、EDA、CPU、模拟电路、功率器件等集成电路设计,还是设备、材料,大半都是群体式创新,放在全球竞争力角度,完全缺乏与国际[敏感词]同行一搏的核心竞争优势。只有认识到这一点,大家才会正确面对我们身边的半导体世界,平时这些企业喊出来的“碾压英伟达”、“干掉赛灵思”、“超越ADI”,都是在自己家里喊喊过过瘾。今天舆论很是看不上联想电脑、认为它只是一个攒机器的、里面的核心零部件进口为主,我们也可以自省,我们今天轰轰烈烈的半导体工业,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联想电脑;然后进一步思考,半导体工业怎么才能摆脱这种形式,从架构设计、到全新材料导入、到科学原理突破,这些才是产业长久立身之本。

当然,由于国产替代的存在,群体创新的市场空间还很大,还有5-10年的市场机会,譬如芯片设计、设备、材料的几乎所有方向上中低端替代需求也很旺盛;芯片制造上,大陆自主产能占全球4%不到、远不能满足占全球15%的本土芯片设计企业需要。但如果没有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和原创能力,企业真的很难持久,讲不清楚10年后今天的各个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还在不在

两难。

一方面,如果花了太多资金、时间去做长远的事情,即使突破了,很容易为国内同行做嫁衣;另一方面,我们不能躺在国产替代的温床上,在吸收、消化、再提升的温水里荡漾,早晚得走出国门面对与国际[敏感词]同行竞争,不做基础创新的话,长远看也没有出路。

从国家政策层面,建议在继续大力支持集成电路国产替代的同时,一方面把更多的资源投到半导体领域更[敏感词]、更基础、更原始的创新中去;另一方面,需要执行更严厉的知识产权保护政策,从核心技术层面避免“内卷”、让长期的技术投入者做的宽心、放心。

作者简介


冯锦锋博士,上海集成电路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复旦大学客座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工学博士、清华大学工学双学士和管理学硕士,著有《一砂一世界》、《芯路》。作者邮箱:jinf@139.com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网络”,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萨科微及行业观点,只为转载与分享,支持保护知识产权,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服务热线

0755-83044319

霍尔元件咨询

肖特基二极管咨询

TVS/ESD咨询

获取产品资料

客服微信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