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
13922884048

专家专栏

Expert column
/
/

父 亲 的 抗 日 战 争

发布时间:2022-08-10作者来源:金航标电子宋仕强浏览:2683

“捐躯为国难,视死忽如归”,在中华民族80多年前伟大的抗日战争中,英勇善战的川军是中流砥柱,我们西充县子弟兵更是一马当先英雄辈出。为了家乡的安宁、民族尊严和国家领土的完整,他们付出了青春、热血甚至生命。据统计,全国抗日军人每五六个中就有一个四川人,川军牺牲失踪约30万人,负伤约35万人共计65万余人。西充县当时人口仅32万,先后就有6万5千余人奔赴抗日战场,3万余将士牺牲负伤,即每10人就有1人为国捐躯,流血牺牲。西充县支援前线的钱粮、人工、物资等,也在全国各县名列前茅,为抗战的胜利是拼尽了全力!

我的父亲名叫宋永树,我是他的最小儿子宋仕强,我的父亲和他的很多同乡一道,参加了名垂青史气吞山河的抗日战争。父亲于1922出生在西充县复安乡罗树沟村,他加入了由西充人王瓒绪任总司令的国军29集团军,在[敏感词]的随枣会战中,与日本鬼子在湖北大洪山一带鏖战,光荣负伤。

image.png          image.png

我父亲在家排行老三,上有两个哥哥下面一个妹妹。他几岁的时候家里吃不上饭,爷爷就把他送到成都昭觉寺当小和尚,才得以苟全活命,可惜没有书读了。等他年龄稍长才接回家来,跟爷爷学会了篾匠的家传手艺,父亲心灵手巧踏实肯干,是老家十里八乡[敏感词]的篾匠之一。

国民党开始了全面抗战后,在四川各地抓壮丁补充兵源。刚开始执行的是“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政策,我大伯身体有点残疾,就先把我二伯宋永隆征了兵。1939年前线吃紧,又把我父亲这批人召集过去初试。招兵负责人见我父亲又矮又瘦,就说放你回去再等几年再说,后来人数实在是凑不够了,就说这小家伙先去给长官喂马吧,多一个人手也好。就这样,父亲这批人在南充新兵营仅经过短时间集训,就随王瓒绪的二儿子王泽浚的44军,辗转来到了湖北的抗日前线。当时一起开拔的还有同村宋仕友、冯心吉、冯心才等好多同龄人。“兄弟父子齐上阵,驱逐倭寇卫中华”,是西充将士赴前线抗日的普遍现象。王瓒绪王泽浚父子同在前线指挥,王瓒绪在回成都养伤的时候,还让王泽浚的大儿子辍学直接上前线抗日,一家祖孙三代一起上战场,应该在世界战争历上也是[敏感词]的!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国军王瓒绪上将                解放军何以祥少将                我的父亲宋永树

西充县自古是忠勇诚朴之乡,瘠地多豪杰,僻乡晓大义。汉有安国公纪信代主赴死,近有张澜、罗纶为国纾难。西充还是张澜、鲜英等民盟领导人的老家,风气开明,抗战的宣传动员工作做的比较好,所以主动报名参军的人比较多。西充县,现因在古充国之西而得名,汉初紫岩乡人纪信诳楚救汉被封“安国公”,被置为安汉县。西充青山绿水人杰地灵,近代佛教大小庙宇密布城镇乡村,号称千佛之地。特产西充狮子糕、充国香桃很受欢迎,近年打造成为“中国有机生态农业大县”。当时轰动西充的“八百壮士出川”,就是以巴蜀中学(今西充中学)、太平育英中学投笔从戎的学生为主要班底组成的,他们这一拨分配在王陵基将军的30集团军。西充籍共产党于江震、何以祥等高级干部,也冲锋浴血在抗日的最前线。

国民党第44军,是29集团军的王牌部队,也是王瓒绪和王泽浚父子苦心经营多年的西充子弟兵。抗日名将赵璧光、李秾等分别在该部队任师、旅长等职务。国民党第44军的官兵和战斗骨干都以西充南充人为主,由老乡、亲戚连亲戚、哥老会(袍哥)等各种关系组织在一起。西充人中还流传王瓒绪说的话:“只要是西充人来我这里,管他妈的三七二十一,给老子拿碗先把干饭吃饱再说。”当时干饭(白米饭)管饱,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一直传为佳话。由于不是老蒋的中央军嫡系,装备给养都非常差,只有四川造的马尾手榴弹、汉阳造甚至大刀长矛,士兵冬天还穿着草鞋,外边人称“草鞋军”。王瓒绪治军非常严厉,西充兵的思想政治工作也做的比较好,所以战斗力非常强。当时西充人就聚集了3万多人在王的麾下效力,可见王瓒绪和他的44军的威望和影响力。

    国民党29集团军先在湖北襄樊、随州的一带防御,后来打到了大洪山。父亲先给连长当马夫和勤务兵,部队一上前线就战斗得非常激烈,与日本军队在武器装备、战斗素养,单兵战斗力、配合等方面差距明显,川军一直是处于被动的局面,部队伤亡减员很严重。

后来就把我父亲这批后勤人员,经过简单训练和武装派上前线和日本人作战了。西充子弟兵在逐渐适应日本军队的作战风格和套路后,迅速调整战斗思路,利用当地有老乡支持、熟悉地形快、人数较多等优势,发扬老乡协作有效、还有袍哥人家“不拉稀摆带”讲义气不怕死的精神,有效拖住了日本人的有生力量。西充人的口头禅是“锤子哟”,体现了西充人大大咧咧不服输的性格,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打仗的视死如归的精神,所以外地人叫我们西充兵叫“锤子兵”。“锤子兵”在每个作战单位很受欢迎,都充当敢死队突击排等角色。在大洪山战役中,29集团军共歼灭敌人4000多人,打乱了日本鬼子往内地进攻的部署。王瓒绪和29集团军官兵是我们西充人的骄傲,王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负了重伤还坚持在前线指挥。他们之所以勇敢坚强,是因为坚守与国家、民族休戚与共、存亡相依的坚定信念!二十九集团军还参加武汉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等诸战役,与日军进行了2300多次大大小小的战斗,共击毙击伤日军4万余人!

         我父亲在战斗中锻炼了自己,在和战友们肩并肩战斗的过程中,逐渐成长为合格的抗日战士。他刚开始年纪小的时候做后勤保障,经常冒着日本人的炮火封锁给前线士兵送饭,有一次他背的锅被日本人子弹打穿了,但是也救了他一命。我父亲告诉我,在战斗间隙,他们苦练杀敌本领,手榴弹投的不够远、射击不合格或者刺杀输了一枪的,半夜都会爬起来练,在大洪山和日本人白刃肉搏刺刀见红。父亲的右小腿被鬼子的子弹打穿了,康复后很快又上前线,在他小腿肚左右两边留下贯通的两个核桃大的疤,后来回家务农就没法干重农活了。同去的同村老乡有战死病死负伤的,我二伯父的耳朵被炮火震聋了,回家后都叫他“聋二爷”。我的远房堂哥宋仕友,就牺牲在湖北抗日前线。我们小时候夏天都脱了衣服乘凉时,还看到冯心吉老人左边肋骨处有碗口大的凹洞,他说是当年鬼子的炮弹炸的。

在这场战争中,涌现了孙黼、马书衡、王诚章、张竭诚、赵璧光、李秾等一批抗日英雄,西充籍将军共有21位。赵璧光将军我小时候还见过,他妹妹是我堂嫂,他来走亲戚的时候还逗我们玩。赵璧光的队伍缴获了日本鬼子的炮队,李秾用大砍刀吓得日本鬼子跪地求饶,王瓒绪指挥“大洪山老王推磨”,一时传为佳话,为川军抗日这座丰碑,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800壮士赴国难,血染沙场一人还”的西充“800壮士”, 实际是856人,他们是西充县组织的学生军,在江西参加了惨烈的“南昌保卫战”“上高保卫战”等战役多次。最后活着回家的只有李宏毅老先生一人,他身负三次重伤,后来身体内还残留多块弹片。西充壮士李利民在战斗中,孤身一人与4个日本兵拼肉搏,被连刺3刀成了“血人”,不但没倒下,反而越战越勇,鬼子被他那如天神下凡的气概吓破了胆,乖乖缴械投降。现在江西省进贤县,还存有川军第26师的纪念馆,我还准备抽时间去凭吊一下。这一次次的硬仗,一场场的胜利,打出了川军的斗志,增强了中国人民战胜日本鬼子的信心。

我父亲讲,日本兵个子非常小,比以短小精悍著称的四川人还要小一号,但是他们训练有素、身强体健斗志旺盛,枪法准、拼刺刀厉害,肉搏战时候,几个西充兵才可以对付一个日本兵。日本人有个规矩,拼刺刀会前先把子弹退出来,川军有点小聪明,经常偷偷在枪里面留子弹,刺刀拼不过的时候就放冷枪,日本人后来学乖了也会用这个办法对付我军。父亲说告诫我们说,战争是非常残酷的,看到身边活生生的战友们突然死去,看到伤者得不到救治而死去,确实太悲惨了。无论是战友还是敌人,当时的场景都让人不忍回忆,也让我从小就知道落后就要挨打,所以要自立自强,更要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

我一同学去山东藤县参观一座村级“抗日战争纪念馆”,他到的时候比较晚,值班的老人家已经上床休息了。但听说来的是西充人,老人家马上起床穿好旧军服为他做详细介绍,说川军尤其是西充将士用血肉之躯为藤县筑起了抗日的城墙,他们要把这个纪念馆一直保存下去,让子孙后代都记得川军千里驰援的恩情。

后来的“淮海战役”中,国民党政府军队给养严重不足,父亲所在的队伍在前线饿的实在受不了,他就扛着两把步枪加入了共产党军队,算是火线起义。父亲在苏南军分区司令员刘先胜、政委陈丕显的领导下,与国军44军老军长王泽浚在战场上窄路相逢,打败并俘虏了王泽浚。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后来我父亲还参加了赴越南河内和抗美援朝的战斗,可谓是征途万里、九死一生、功勋卓著。他当过炊事员、通信班战士和班长。在父亲荣立三等功的说明是这样描述的,他曾赤脚在雪地里面挑着电台走了两天,为战友服务任劳任怨,平时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父亲在1953年农村“土地改革”完成后,胸挂着一排军功章,怀揣着二等甲级的伤残军人的证明书复员回家务农。我父亲一直过着平平淡淡的农村生活,担任过生产队长等小职务,平时务农,农闲时就做些泥水匠、篾匠的手工,含辛茹苦抚养我们六个兄弟姐妹成人,于1986年患病去世,享年63岁。

 

 

 

 

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77周年的纪念日,谨以此文献给我敬爱的父亲宋永树老先生,和英勇的西充将士和川军前辈。听闻李宏毅老同志和他的800战友有一遗愿,希望在西充县城化凤山顶立一座抗日纪念碑,面朝东南,纪念在鄂湘赣鲁等地参加抗战的西充将士。我决心不要让他们的英雄事迹随着雨打风吹去,我辈争取努力实现这一愿望,昭示我们西充人民缅怀抗战先烈,热爱和捍卫和平的决心。他们虽然故去了,但是他们保家卫国舍身忘死前赴后继的精神,永远是西充人民、四川人民、中华民族和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和骄傲!!

我用一首 ‘七律’ 诗来纪念他们:

七律  西充将士抗日

川军抗战好儿郎,  西充将士血染疆。
千里靖国赴前线,  六万壮士上战场。
鏖战两千显忠勇,  忠骨三万埋鲁赣。 
鄂西拒敌胸铸城,  山东血战魂筑墙。
先烈英灵佑家国,  后代奔赴永不忘。
化凤山头矗丰碑,  吾辈矢志续辉煌!

 

image.png

宋仕强拜谒王瓒绪将军衣冠冢

作者宋仕强先生简介

宋仕强先生,国务院经济发展中心民营经济研究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电子信息专家库成员、华强北商业研究专家。宋仕强曾任某国际地产上市公司CEO,现投资经营深圳市萨科微半导体有限公司与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打造萨科微“SLKOR”(www.slkormicro.com)和金航标“Kinghelm”(www.kinghelm.net)品牌。萨科微slkor与金航标kinghelm都是[敏感词]高新技术企业,原创性获得发明专利和软件著作权几十项。萨科微目前是国内快速稳健发展的半导体企业之一,公司的愿景是成为“国产半导体企业领导者”。

“金航标,连接北斗”,从研制北斗天线开始,金航标研发生产了微波天线,射频连接线与电气信号连接器等产品,拥抱万物互联的智能化时代。宋仕强先生在半导体与北斗定位导航行业有广泛的知名度美誉度与影响力。宋仕强先生在电子行业耕耘多年,为华强北更好的营商环境在不断努力,希望华强北成为改革开放的窗口和深圳经济发展的名片。

image.png

 

宋仕强先生近作《华强北研究》,被新华社、人民日报、羊城晚报、中国经济日报转载,其英文版“Song Shiqiang’s Point of View on Shenzhen Huaqiangbei”被美联社、华尔街日报等200多家海外媒体转发,为宣传深圳,推广华强北不遗余力。

服务热线

0755-83044319

霍尔元件咨询

肖特基二极管咨询

TVS/ESD咨询

获取产品资料

客服微信

微信服务号